当前位置: 首页 > 长寿养生福地 > 长寿美食
馒头香,年味浓
来源:政府办公室 发布时间:2017-06-09 09:38 字体:[ ]

老街的年味,是从街边那一屉屉堆得高高的馒头蒸笼里漫出的腾腾热气开始的,白茫茫的蒸气氤氲开来,馒头的香气飘散开来,人们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如花绽放,年味也越发浓厚起来。

老街上加工馒头的有好几家,一般都是自带面粉、馅料,店家负责加工。后来,也有店家提供面粉的,但馅料必是自家准备的。或咸或甜,其中滋味,那是属于自己家的独一无二的味道。我们家的馒头一般有四种口味,雪菜肉丁、萝卜丝虾米、香菇冬笋茶干、猪油红豆沙。进入腊月,妈妈就开始准备了。选一个大好的晴天,将雪菜、萝卜等洗净晾干。雪菜提前腌制在一个大缸里,用粗花盐一层一层腌过,上面压上一块大青石。这个工作是奶奶做的。腌制好的雪菜提前拿出来,洗净、沥干表面的水分,切成碎末;萝卜最是难洗,爸爸常说,泥水里洗白萝卜,几次淘洗后,洗出白白的萝卜,用一个长长的刨子,将萝卜擦成又细又长的丝,这是个又费时间又细致的活儿。接下来要将萝卜丝里的水分榨出来,这个活儿要费点力气,由爸爸完成。奶奶将萝卜丝攒成一堆一堆的,用雪白洁净的纱布包上。爸爸架起两张木质长凳,上下各一张,用麻绳固定住,把纱布包好的萝卜丝放在两张长凳之间,用身体压住凳子,上下来回,把萝卜丝里的水分榨出来。当然还不能完全榨干,要保留些许水分,这样才不影响口感的爽脆。后来,不知是谁发现,可以利用洗衣机甩水功能来榨萝卜丝,省去了不少人力。

最费工夫的就是熬制豆沙了。先是选豆子,要选那种皮薄、易煮烂的赤豆,全凭手感和经验。然后是洗豆沙,豆子煮烂后,用纱布包着,使劲揉搓,一点一点挤出里面的豆沙,刚洗出的豆沙是粉色的。大土灶烧开后,放入豆沙、家熬猪油、白糖,灶膛内添把柴,奶奶拉着风箱,妈妈用铲子不停地翻动豆沙,不让糊锅,灶里的火慢慢小了以后,不再添柴,利用小火慢慢熬。当豆沙与猪油完全融和,豆沙吸收了猪油的油脂,变得红黑发亮。刚刚熬制好的豆沙,光泽油亮,口感滑爽细腻,甜而不腻。

进了腊月,日子不经过,家家户户都忙着做馒头,晚了就排不上号。当然,也要选个好日子,讨个好彩头。约好日子,提前把面粉送过去,做馒头,发面是个很重要的环节,用的都是米酒做的老酵,面发得好不好,酵母很重要,时间的掌握也很关键,时间长了或短了,发的面都不好。所以,约好时间后,奶奶就在那里一直盯着。面发得好不好,大家都很在意,发面的那天,大人们都很严肃,不许小孩子乱说话,怕说出什么不吉利的话来。如果发得好,皆大欢喜,预示着好兆头,主家高兴了会多给几个钱。

石庄人有句老话:“落笼的馒头,炉边的烧饼。”刚出笼的馒头口感是最好的,热呼呼、有嚼劲,一口咬下去,如果是豆沙馅的,那一股油滑软甜的豆沙,在嘴巴里翻腾着,满口香甜。馒头出笼后,邻居们是要互相交换着品尝的,哪家的面发得好,哪家的馅料讲究,都是大家议论的热点。我们家的馒头常常是最受欢迎的,为此,妈妈每年都会多做一些,给邻居和亲戚朋友们分送。不仅邻居们夸奖,家里的亲戚朋友特别是小辈们到时候都会念叨我妈做的馒头。

馒头出笼的时候,小小的院子里弥漫着热情的气息,夹杂着馒头的香味,嘈杂的说话声,欢快的脚步声,忙碌、热闹而欢喜,扑面而来的热气中,是温暖的真实的生活。一年的忙碌,一年的欢喜,都在这热气中升腾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