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长寿养生福地 > 长寿美食
舌尖上的春天
来源:政府办公室 发布时间:2017-06-09 09:34 字体:[ ]

春天,万紫千红,景色秀丽,确实够撩人的。人们做伴春风去踏青,既饱眼福又愉悦身心。不过对我而言,这些全都是过眼云烟,那些春天的“时鲜”美味,才是春姑娘送来的最好礼物,整个季节我的舌尖都萦绕着春的味道。

初春时节,春寒料峭。小城的街头巷尾,出现了一些挎着小篮子的村妇。竹篮里摆放着扎成一小捆一小捆的香椿芽。香椿芽透着嫩红色,抓起一捆凑近鼻子闻闻,一股浓郁的香气直透心脾。香椿芽是香椿树的嫩叶,俗称“香椿头”。尽管价格不菲,每年春天作为“头牌菜”,人们还是舍得买点尝尝鲜的。记得小时,家里的小院里就有棵香椿树。每当春风吹绿柳叶,我家的香椿树也捺不住性子,枝干上开始绽出嫩芽来。一丛丛似紫色的玛瑙,羞羞答答得像是一群怀春的少女,将那特殊的香气散发在小院。谷雨前的香椿芽很娇嫩,用手指轻轻一掐便采下来了。据奶奶说,采“香椿头”还有些讲究呢!最好是在清晨带露水的时候采,才不会影响到第二次发芽。

采下的香椿芽可以凉拌、炒鸡蛋、做香椿摊饼。但是不管做啥,制作前最好用开水过一下,不仅可以去涩,而且香椿芽显得更加水灵浓香起来。

香椿摊饼和杨柳摊饼的做法大致相同,面粉里打两个鸡蛋加水搅成糊状,在热锅里摊开,要熟前洒上豆油,然后均匀地撒上剁碎的香春芽,一锅香喷喷的香椿摊饼就做成了。那时候有人取笑村里做吃的比较“拿手”的女人,编排了几句顺口溜,我还记得其中几句:“捺的疙瘩斤把重,摊的烧饼像斗篷,闻上一口脚膀子走不动……”

“夜雨剪春韭,新炊间黄粱。”春天一到,农家的菜园子一片嫩绿,第一茬春韭菜破土而出。韭菜叶细如柳,青翠如麦。春雨一洒,一个劲地疯长,不到半个月,便绿得惹人眼馋。

母亲说,春天第一刀韭菜最好吃。每当开割的时候,就会叫我带上钩刀去割韭菜。韭菜炒鸡蛋是道不错的下酒菜,每当父亲从田间劳作回来,母亲就会为父亲炒上一盘韭菜炒鸡蛋。鸡蛋金黄,韭菜碧绿,黄绿相间成了一盘艺术品。父亲呷一口酒,搛一筷韭菜炒蛋,啧啧嘴连说不丑,韭菜炒蛋就是鲜。

韭菜除了炒蛋吃,还可以煎饼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韭菜盒子。把嫩嫩的韭菜切碎加两个鸡蛋和到面糊里搅匀,然后用勺舀起来下到冒烟的油锅中,用小火煎至金黄。这时候,灶间里便散发出一股诱人的香味,馋得人直流口水。韭菜有着超强的再生能力,每年春天,都能吃上好几茬呢!

每当春天,母亲还要唠叨着要回乡下去挑点荠菜来尝尝。其实,现在城里的菜市场,荠菜到处都有得买,而且显得嫩绿嫩绿,惹人喜爱。可是母亲“不买账”,说这些荠菜不姓“野”,都是蔬菜大棚里种的。荠菜过去在农村不算个什么宝。初春时,一丛丛,一簇簇,遍地都是。带上一把小锹,提着竹篮,去田野里溜一圈,不消个把钟头,就能挑满一竹篮。民间一直有“三月三,荠菜当灵丹”之说,古代经典《诗经》里也有“谁谓荼苦,其甘如荠之句”,足以说明两千多年前人们对荠菜就有所了解。荠菜可以炒着吃,也可以加点炒熟搅碎的芝麻和花生凉拌。但是,荠菜还是包馄饨最鲜美。荠菜用开水焯一下拧干切碎,然后拌进剁好的肉馅里。煮熟的馄饨吃起来鲜美无比,那真叫一个“打嘴不丢”。

也正因为如此,每年开春,进城已有几年的母亲总还是惦记着乡村的野荠菜,乐此不疲地往返城乡,挑些来让儿女们尝鲜。

初春三月,河坡田野,枸杞冒出了盈盈的绿。春天萌发的嫩芽,称为枸杞头,自古以来就和荠菜、马兰头并称“春野三鲜”,民间亦有“春日杞芽似人参”的说法。作为一种春天食用的野菜,采摘回家,凉拌然后淋点芝麻香油,吃起来既朴实自然又不失高雅之气。在我的家乡,枸杞头都是野生的。到河坡田岸上走一走,到处都有这种被村民们称为“狗脚条”的植物,鲜嫩的枸杞芽一抹一大把,采来的嫩芽清香扑鼻,带回家洗净,用开水一焯,沥干水,加点盐、醋、香油等调料,一盘色香味俱佳的菜肴就上桌了。民间传说,枸杞茎是神仙的拐杖。道书中说:“千年枸杞,其根形如犬状者,方士称西王母杖”。白居易有“不知灵药根成狗,怪得时闻夜吠声”的诗句。春天的“时鲜”在舌尖萦绕出春的味道,有时候觉得童年已经走远,其实童年就端坐在味蕾里。